靠這行距怎麼那麼難設啊。

炫目的白光遮蓋了我的雙眼,就像太陽一樣的亮光...嗯...不對...這麼持久而且發光的物體...明明就是太陽吧?

可是哪有這麼大的太陽...對吧?

當我意識到自己在跟熾熱的太陽四目相接的那一刻,重力對短時間脫離它懷抱的我施加了它那毫不留情的懲罰,按照常規來說,我能夠看見那麼大的太陽,基本上是位於空中將近八千米的地方。

然而在這種空中以重力加速度的條件下墜落很明顯能夠生存的機率為0。

神啊!

我不禁這麼哀求著,希望那個將我從八千米以上高空丟下來的神,能夠明白這種重力對物體無私的關愛對於人來說是有多可怕。

我希望那個神也能夠來到這個八千米高空,嘗試接受重力的懷抱!

胡思亂想的時刻大概也快結束了,恐怕我這個所謂的轉生才剛剛轉生成功就要在這個世界離去,回到那個神的小房間,被那個神以一臉任俊不堪的表情指著我恥笑吧。

『反重力!』『氣流結界!』『承風!』『定!』四道相同的聲音同時在地面那個一望無際的森林中傳出,紫色、青色、紅色、淺藍色的光線同時透過森林葉子的遮擋,讓我看得一清二處。

是的,沒錯,這是現實世界,然而剛剛降生的我卻要隨著那些忽然從地上連根拔起的樹木,準備再次脫離重力的懷抱。

如果我沒聽錯的話,剛剛好像的確有人喊反重力..吧!

我發誓,如果我有命在這裡活下去的話,我一定要將這麼大殺傷力的武器弄到手,再向著這群混蛋打上一發,讓他們脫離重力媽媽的懷抱。

「啊...還好還活著..」

「不對,這看起來就像已經重傷了吧!」

「快喊醫療官!勇者大人快死了!」

如果這是現實的話...我真希望就這麼死了算了...

啊...不行了...眼皮好重,難道又要到那個斗篷神那邊去了嗎...如果可以的話...這次就請讓我好好的摸上一把吧...神啊。

起來以後看到的天花板並不是熟悉的天花板,到處的房間充滿了華貴的味道,這就是所謂的異世界設定吧,很好,雖然剛開始的時候受到了點現實的衝擊,不過不要緊,看來我的異世界生活就要從這裡開始啦!

「勇者醒來了!快去喊大主教!」眼前的老婦穿著一身侍女的衣服,體態端正地站在我現在躺著的床邊。

「早餐?」

「蛤?」我這發言恐怕是讓這個侍女有點無所適從了,我還是決定先從常規問題問起吧,畢竟一個陌生人就這麼暈倒了,還被帶到這種地方,醒來的第一件事問的就是吃的,恐怕不太妥當吧。

「我是說...這裡是哪裡?」

「華倫茲克公舍,是特朗翰林公爵的其中一間房子,請稍....」

門被乓的一聲撞開了,一個鳥巢頭,穿著一身白衣,看起來就跟神職人員一樣,看起來就像剛剛這個女人喊的大主教一樣。

男人進來以後看著床上的人,先後將表情從震驚,壓抑,轉變成恍如看到救世主一樣的歡慶愉悅。

馬上轉頭對他的手下說了幾句悄悄話,他的手下就快速地退了出去門關了起來。

走到床邊,對著床上的人噗通地一下跪了下來。

「勇者!我們盼望了三十年...三十年...您不在的這三十年...你知道我們是怎麼度過的嗎...」主教熱淚盈眶地看著床上的勇者大人。

「所以我是勇者?」

「對...您就是那個即將拯救我們的勇者大人..」主教旁邊的侍女也一起跪了下來,帶著尊崇的眼神看著我。

等等..你們這樣跪我害我有點無所適從而且十分害羞啊...

「起來吧!不要再跪了」

「勇者大人!請快點更衣吧!等莉瑪琳帶你到大廳那邊,聽我娓娓道來吧!」主教誠懇的目光就像箭頭一樣,看得我有點痛..

「開始吧,勇者大人,您的衣服都在另外一個更衣室裡面了,請隨意挑選吧」

「好」不知道異世界的人都穿什麼衣服啊,帶著好奇隨著侍女走到出門左拐的房間,那個大主教頭戴著看不清楚臉的黑紗帽,卻穿著純白的教袍,還有那個叫莉瑪琳的侍女,穿著的是雖然是很普通的侍女服,不過上面的花邊卻做得一點也不馬虎,如果不是氣質不同的關係,可能我還會將這個雖然已經年華老去的老女人當成是這間大宅的主人吧。

打開更衣室以後,首先震驚的是我的眼睛,接著感官,大腦。

女裝,清一色的女裝,連內衣什麼的一應俱全,不要說這是異世界,連原來的世界的女裝都有。

「這是怎麼回事啊!?難道這世界的男人都穿女裝嗎?」我這從心底吐出的吐槽恐怕乘著空氣與風,如同咆哮一般傳達到了整個房子裡。

「啊?可是您不是...」莉瑪琳指了指旁邊的那塊巨大的鏡子。

從裡面倒映出來的,除了莉瑪琳以外,只有一個女人的樣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yrus@無題連載中 的頭像
Zyrus@無題連載中

毛毛寫故事

Zyrus@無題連載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