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呢?我為什麼會在這裡?」掛著一臉冷汗的少年疑惑地詢問著站在面前那個穿著斗篷的傢伙。

「蛤?你掛啦」斗篷坦然地回答。

「我掛了?Are you just fucking kidding me?」我笑了出來,幹出了一句髒話,根本不敢相信自己這個被譽為傳奇的殺手會在剛剛完成任務以後掛掉。

「等等等等,你並不是在任務結束之後掛掉的」斗篷指著少年義正言辭地回答了少年心中的疑惑。

你會讀心?少年詢問性地在心裡再問了一次問題

「不會」斗篷說。

「靠!這擺明就會嘛!」指著斗篷的我開始放肆起來,畢竟我是被稱為最強的男人,根本不可能有對手能夠戰勝我。

「啊,我就可以喔」斗篷再次回答。

先試探看看嗎,既然對方會讀心,那就捨棄思考吧。

本能性地用被稱為空手散彈槍的刺拳直接衝向對方,本來必中的拳頭卻擁有猶如打進水裡的觸感。

「怎麼樣,不行對吧」斗篷依舊是那個斗篷,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如果是太極的話應該可以試試。

「來!」斗篷只是輕輕地笑了笑,在笑的這個時間,斗篷的身上早已多了一個掌印,不同的是,噼里啪啦骨頭碎裂的聲音也伴隨而來。

「幹!上次打下去是像水一樣,這次打下去卻變成了岩石,我認栽了!」捂住吃痛的右手

「我是神啊,你怎麼打得贏我?」這句話從斗篷口中說出的同時,四周的環境變成了3LDK一樣的環境,裝潢得很可愛,就連墻壁都是粉色的。

「隨意坐吧」自稱神的斗篷指了指那張矮桌隔壁的椅子。

「既然我都死了,那我怎麼還會在這裡跟你閒聊?像我這種殺得人多的人不是應該直接下個地獄懺悔懺悔這輩子做的壞事嗎?」毫不客氣拿起桌上那杯忽然出現的冰草莓奶昔,一邊感歎著這神對自己的愛好掌握得真十足。

「啊,雖然正常來說下地獄是正常的,尤其是你這種殺孽深重的人,不過這次要判決你還真困難啊,你雖然殺人多,殺的卻都是壞人,根本分辨你是個好人還是壞人,於是給了一次特別的判決給你,猜猜是什麼?」斗篷壞笑的聲音充斥著整間房間。

「先扯掉舌頭再讓我上天堂之類的?」偶爾不動腦的思考其實也蠻適合我的嘛。

「唉...選兩樣你想從這個世界帶走的東西吧,理由別問,等等你就知道了。」斗篷按住額頭,那個表情已經告訴我,祂完全地將我當成白癡了。

「考慮到我是個好奇寶寶所以直接不給我問啊...」放下吸管被咬出齒痕的奶昔,我選擇認真地回答這個看起來無心問出的問題。

「我可以將那個打死我的人帶走,應該沒有問題吧?」手指敲桌子的聲音在偌大的房間裡面徘徊著。

「嗯...沒有問題,原本帶走別人性命這種東西是不可能的,不過這次例外是因為,當天在你被殺的時候,因為你通知了殺手工會的人,結果在不到5分鐘的時間內,大概兩百多個為了取你首級拿到死神這個名字的人聚集到了同一個區域,結果那個殺死你的殺手不到兩分鐘就被其他殺手殺死了,而殺死了那個人的殺手又被其他的殺手殺死了,因為你的稱號,就這樣引發了一場史無前例的殺手界大混戰,兩百多個殺手有一半以上在當天因為這場混戰被蒸發了,剩下的殺手們連警察都攔不住,最後事件又被掩蓋成幫派混戰收尾...」斗篷額頭流下了滿滿的汗,像是告訴我這些人死讓祂的工作多了不少都是我的錯一樣。

「好吧...那麼第一個就這個了,帶走那個殺死我的人,第二個就是能夠連接人界的手機,要有網絡而且不用充電喔,在地獄會很無聊吧,有手機玩比玩手指比較有趣,對吧。」我攤了攤手,而斗篷也作出一個點頭的動作,表示祂認同了。

「那麼,再選一項你喜歡的能力吧。」斗篷伸出手抓住了我的手腕,啊,看見了,真是纖細又有魅力的手,像女孩子一樣...

「你在亂想什麼啊!!」斗篷趕緊縮回了祂的手,不過對於我來說,看不到臉什麼都是白搭。

「啊,有那種能夠手一揮就拿出自己喜歡的武器那種能力不錯呢,以前出任務時總會覺得,有機會拿著巴特雷跟好幾把步槍,同時能夠應付超長距離跟中距離的情況下的戰鬥真不錯,能力就這樣了,可以嗎。」我也學著斗篷,翹起了二郎腿,繼續拿起那杯好像怎麼吸都吸不完的奶昔,肚子有點撐了。

「朕準了!」啪的一聲,像是象聲詞一樣強烈地讓我在祂的頭上用力地拍了一掌。

「角色完全就錯了!神的自覺呢!?」毫不留情地吐槽這個神還真的是件快樂的事情。

「像輕小說一樣能夠建立後宮跟順利出生,生活在異世界名門的劇情在現實生活是不可能的!居然敢打我!等等你就知道要死了!」斗篷之神這種毫無威脅性震怒的大喊讓我覺得這個神大概就只是個普通厭惡現充的宅吧。

「無論是怎麼樣的懲罰我都不會怕的,不管是天堂地獄還是異世界,我都會讓你後悔將我放到那個地方去,讓整個世界都變得天翻地覆的。」絲毫不畏懼地作出反駁的我覺得自己真的是蠢爆了,居然跟這個比自己還蠢的神在死後的空間吵了起來,一個絲毫沒有神的自覺,另一個則是絲毫沒有作為一個死人對著神的畏懼,簡直是絕配的二人組啊。

「你就給我好好地作為殘念美少女活在異世界無論再怎麼掙扎努力也只能別人的後宮吧!!」神這麼說了。

「蛤!?」一臉震驚的我表情看起來可能比梅原大吾The Fighting裡面的梅原那張厭惡臉更扭曲吧。

「就算現在道歉我也不會原諒你的!你就到那個充滿魔法跟劍術,超越現代常識的世界去給我向你自己的無禮好好懺悔吧!居然敢巴我的頭!?」啊,不好了,看來這次是真的惹怒祂了,不就是巴一下頭而已嘛,幹嘛那麼小氣。

「滾!」斗篷的怒吼。

小氣的神生氣起來居然能讓房間地板都塌了,嗯...?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怎麼跟地震一樣。

低頭一看,自己正站著的地板已經裂開了,我猜這就跟傳送陣一樣吧,不過...在被強制傳送以前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往前撲向斗篷,將斗篷扯下來,沒想到裡面裝著的居然是個金髮碧眼巨乳的女孩,斗篷被扯開時滿臉通紅地還想追打我呢,可惜啦,這個傳送陣傳得太快了,還沒吃到巨乳的一擊就被我跑掉了。

 

「打不到,哈哈哈哈!!」囂張的我就這樣用一種像是墮入地獄的方式進去了傳送門,開始了我的異世界稱霸之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yrus@無題連載中 的頭像
Zyrus@無題連載中

毛毛寫故事

Zyrus@無題連載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