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冷血無情的子彈在身後肆虐狂飆,在墻上留下無數彈痕,被改裝過的手槍威力居然能夠將墻壁打出一個洞,看來

這個對手比想象中更強悍。

「Shut up and dance!」男子大聲對過往的子彈呼喊著,轉身拐彎過牆,左手托著舊型號M1911手槍的槍托,右手不斷扣發扳機。

咔!

很好,就是這個聲音!一顆子彈以直線擊出,準確地打中掉落在油罐後面那把閃閃發亮的鋼製短刀,咔砰地一聲。

子彈用跳彈的方式從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鑽進了那個蹲在巷口沙包後面,拿著台灣非常難以進口的Negev機槍掃射巷內,臉上紋著一條黑龍的男人下巴裡,血肉橫飛,男人中了這一槍雖然死不了,但下巴完整碎掉的痛楚可不是誰都能忍受的。

「嗚嗚嗚嗚!!!!!!」男人臥倒在地上痛苦地尖叫著,我想,即使他命大以後活了下去,大概下半輩子都不可能再說半句完整的髒話了吧。

「唉,他媽的,每次都要我多幹這個步驟,要怪就怪這破槍不好,威力不夠,不然一槍把你腦袋轟掉就不會這麼辛苦了,對不對?」站在躺倒著的黑龍男旁邊,身穿誇張動漫痛T的我,故意說出讓人覺得自己冷血的台詞耍帥。

「啊啊啊啊嗚!!」黑龍男不斷地咆哮,瞳孔迅速放大,畢竟一把剛剛打掉自己下巴的手槍被一個形跡可疑的人拿在自己面前晃啊晃,這個畫面怎麼想都覺得很奇葩。

尤其是拿槍那個人還是個穿動漫痛T的怪人。

「嗚三小!」槍托重重地K在黑龍男的頭上,黑龍男很識趣地閉上了他那張滿滿腥臭味的嘴。

殺人這件事情早就已經殺到沒有感覺了,畢竟我是個窮孩子,上課之餘多工作點能賺的錢還是很不賴的,現在這個男人早已經喪失戰意,作為一個被僱傭來找人套話的殺手,多套點情報也是應該的。

「我問你,你就是光頭龍是不是?」子彈毫不留情地鑚進了黑龍男的左手手背,整張手掌被射穿了一個洞。

「嗚!!!!!!!」黑龍男痛得躺在地上來回翻滾,大聲地哀嚎著。

「我他媽剛說什麼你沒聽懂是不是啊?」接著又是一發子彈直直打入黑龍男的手肘關節位置,直接把黑龍男一隻手廢掉。

「...!!!!」黑龍男瞪大眼睛,冷汗直流,就是不敢說一個字,哪怕痛得眼淚鼻涕都像一個要老媽照顧的小屁孩一樣流出來,他深深明白到,現在哪怕是一個字,只要敢吱一聲,可能失去的,就是永恆,而不單單是一隻手這麼簡單。

「唉,真乖,你作為一個南部最大的毒梟就是要有這種膽識跟忍耐力嘛?啊?他媽的哭得跟查某一樣,你是不是剛從子宮裡面鑚出來要把羊水哭出來啊?哈?」無情嘲笑的聲音在巷子裡面徘徊,連我都不想承認這話居然是我說的。

「所以你是不是光頭龍?啊?」槍口在黑龍男身上游移,從額頭,游到他的鼠蹊部,再游到腳踝,好像他眼前這個冷血的殺手正在為了他的拷問挑選著下一個靶眼一樣。

黑龍男嚇得馬上像招財貓的手一樣上下點頭。

「你他媽不是叫光頭龍嗎?怎麼長頭髮了?啊?你去植髮啦?」子彈打在他躺著的地板旁邊,這是今天晚上我開了那麼多槍以來,第一槍沒打在人身上的,坦白說,我很想馬上就把他掛了,原因只是因為他居然長出頭髮了,對了大半個月的目標照片都找不到這混賬實在讓我很火大,不過現在留他還有點用,就多耗一下吧。

我想,光頭龍如果知道這個理由的話,我想他應該也不知道該哭還是笑吧。

光頭龍尿了出來,一股臊味從他褲襠不識趣地傳了出來,地上也濕了好大一片。

「哇靠,死老頭,叫你不要整天嫖,老人家就是容易腎虧,你看,嚇一下就尿出了,老咯,不中用啦!」接著一腳踢在光頭龍的肚子上。

「你剩下的粉在哪裡?屏東車站那邊的已經被我掃光了,如果你是個聰明人,把你銀行裡面的錢轉給我,再告訴我你的粉都在哪裡,我勉為其難地可以考慮一下放你走,不然的話,我看你今天就哉在這裡吧!」身為一個殺手,卻整天為了錢煩惱,明明一張單子好幾萬到好幾千萬不等,卻總是因為錢而煩惱,不是不夠用,而是每次拿到錢,回頭一看自己的存折已經被家裡那隻東西花光了。

「來,用這個把錢轉給我吧」我擺出一臉自以為陽光的笑容,將自己的手機開好網上銀行的轉賬頁面,將手機丟給光頭龍。

光頭龍毫不猶豫地抓起手機快速地將款項匯了過來,還在記事本上面將自己剩下的毒品放在哪裡都詳細地交代了下來,雙手捧著手機跪在地上,絲毫不懷疑他面前這個男人會出爾反爾。

因為光頭龍沒資格懷疑,也不敢懷疑,對方有槍,還滅了自己今天帶出來將近半個幫派的勢力。

他現在只能服從,只能相信,相信那絲幼得像蜘蛛絲的希望。

滿心期待著這個殺手今天心情好,讓自己有機會逃跑。

「不錯啊?東部最大的毒梟今天跪在地上求我放他走,前幾天不是放狠話說要把我們全部抹殺到連骨灰都不剩嗎?現在這麼孬啊?不過看你很配合,我這個月也多得是時間,你走吧,反正我今天放你走,這個月以內你也必死無疑」那張長得不算好看的臉上掛著肆虐的笑容,猖狂地宣佈著光頭龍的死期的底線。

光頭龍重重地磕了兩下頭,滿頭的汗水滴落到地上,然後站了起來,迅速的往巷口外三步拼作兩步地跑去,深怕我會反悔一樣。

「跑慢點,我不會反悔的」扳機一扣,光頭龍的後腦穿出了一個直徑5cm的血洞,腦垂體被完全打掉。

「至少剛剛那秒我還沒打算反悔」把槍隨便一丟,丟在那鋪滿小弟雜兵尸體的巷子裡,隨手再撿了一把掉落在地上的P99。

離開了巷子,打個電話,過了不久,警察終於趕到了,但是那只是穿著警察衣服的毀尸人,這次的任務只會被偽裝成幫派械鬥,所有我存在的證據一點都不會留下,有人幫忙收尸比自己收方便多了,雖然他們每次收尸都要收任務酬金的15%,稍微有點高價就是。

至於剛剛打的那個電話,只是對同業界的一個通告。

傳奇殺手,福爾摩斯的歸來,他只說了一句話。

「喂,我回來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Zyrus@無題連載中 的頭像
Zyrus@無題連載中

毛毛寫故事

Zyrus@無題連載中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